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园有桃·叁

  屋内暖炉中的炭火烧得正旺。
  戏志才披着大氅倚在床头咳个不停,郭嘉则坐在他身边端个药碗,担忧的轻拍着他的后背顺气。
  没人知道郭嘉与戏志才是什么时候好上的,总之,他们整日形影不离的凑在一起,明眼人都能看出个所以来。
  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大好,一直都是相互照应着。但戏志才不知怎了,自打入秋以来一病就是好几个月,找了许多大夫也瞧不出病因究竟是什么,一直这么病着了。
  窗外积雪还很厚,冷风顺着缝隙争先恐后的往屋内钻去,郭嘉冷不防打了个寒颤,戏志才见状忙将他拥在怀中,用大氅的另半将他裹了个严实。
  “这冬日太难熬了,什么时候才能到春天。”郭嘉抱怨般叹了口气,攥着戏志才的手轻柔地搓着他冰凉的指尖,待他稍稍缓和后将药匙递到他唇边喂下了些药汤。
  戏志才小小的抗拒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乖乖喝了药。
  “快了。就快了。我听得见那棵树苏醒的声音。”
  戏志才的眼睛熠熠的闪着光,搭在郭嘉腰间的手收力搂紧了他,偏过头抵在那人额间低低笑了出声。
  "等到了春天,某带着你赏花。"
  "看了这么多年还看不够。"
  “不够。最好能年年看,带着你一起。”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