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园有桃·贰

  花开了。
  这是郭嘉在营中度过的第一个春天。
  刚到营中时初逢的那个人现在还是老样子,喜欢整日泡在花丛中。今年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他没有攀上枝头,反倒格外安分地坐在树下煎茶赏花。
  郭嘉只是站在廊前远远地看着,并没有上前去搭话。
  一年的时间也足够郭嘉去了解戏志才这个人了,但是知道的越多反倒越觉得扑朔迷离。
  出身微寒却又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何时被纳入麾下,不知他究竟做过什么,出过什么计策,更不知他的本名。
  郭嘉也曾询问过营中其他人,得到的均是模棱两可的答案。他们只知道戏志才很久以前就一直在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这个人的。
  戏志才为人率性恣意,洒脱不羁,军中交好者甚多,但真正了解他的只有荀彧一人,而荀彧每每提及他时都会缄口不言,时间一长便不再有人去纠结这档子事了。
  戏志才于郭嘉而言就是一个谜。
  "既然来了就一同赏花吧,早就听见你的脚步声了,见你站了那么久也不肯过来,我就只能喊你过来了,别见怪。"
  郭嘉的思绪被一个声音打断了,说话的正是坐在树下的戏志才。
  只见戏志才慢悠悠地在桌面摆好了一副新的茶具,抬手端着紫砂壶斟好一小碗浅色茶汤,零星的茶沫还在随着水流在碗中打旋。他的目光至始至终都停留在碗中,未曾向郭嘉看去一眼。
  "我知道你在迟疑什么,不过闲谈而已,又不会为难你。"
  "先辈多礼了,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桃花开得灿烂,簇拥的花团随风簌簌地舞动着,绯色静静地随风流淌,带着初春的暖意一起流入心田。
  戏志才远比郭嘉想象中的要温和,几番交谈下来两个人相处的甚是融洽。对于两个人身上的共同点,郭嘉不可置否,相比之下戏志才则更要欣喜许多。
  从见到郭嘉的第一眼起,戏志才就知道他是与众不同的。
  他们同有负俗之讥。
  两个相似的人会互相吸引,最终在彼此的人生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