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学校那点事(前传)

  在讲述我们魏蜀吴三个班级之间的故事之前,不得不先提一下这所学院的领导阶层。
  刘邦,学校的校董,一个最没有正形的人当了学校的校长。之所以说他没正形,是因为没有一个校长能像他一样在办公室里养仓鼠,而且还能在开会的时候嗑瓜子,最后吐了一地的瓜子皮。
  张良,学校的书记,带着副金丝边的圆框镜,一副不言苟笑的模样经常吓得学生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都不敢出声。实际上张良这个书记当的要比校长累得多,学校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是他来负责,每次累死累活的拟了草案去给刘邦看,人家都是悠哉的玩着仓鼠愣是没瞧上一眼,签个字盖个章就算完事了。
  张良唯一一次真正的发火是在一次会议上,他正讲话的时候刘邦在下面很大声的嗑着瓜子,一边嗑一边呸呸呸地吐皮,气得张良摔了策划书捏着刘邦后颈嘭的一声磕在了桌面上,最后让他在会上拿着扫帚把地上的瓜子皮扫净才算了事。从此之后老师们都知道了"这所学校只有张书记能管住校长"的道理。
  萧何,学校的副校长,只不过比起其他领导要温和许多,平易近人的性格在老师们之间也有很好的口碑。每次张书记生气的时候他去劝,陈副书记置气的时候他去劝,就连要辞职的韩主任也是他给劝回来,为了这个学校(的领导班子)也是操碎了心。
  陈平,学校副书记,平日里神出鬼没,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人看起来相当温和,办起事来却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跟张书记关系不错。私下里老师们都很打怵这个人,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来个突袭检查,整得全校老师都要疯狂的补写政治笔记。
  韩信,学校的教导主任,专门抓那些违反纪律的学生,学生们口中传奇一样的人物。有一天晚自习两个高一的学生想要翻墙出去泡网吧,不巧被值班的韩主任看见了,俩人吓得跳了墙就想跑,韩信几个箭步冲上去轻轻松松跃了墙,提溜着俩小崽子的后襟就给拎回来了。据两人所说韩主任翻墙宛如刘翔跨栏一般行云流水,眼看着一道红色闪电就飞下了墙头,跑都来不及,从此学校再也没有敢翻墙逃课的学生了。
  这些人中就数韩信这个教导主任当的年头最长,按理说身为与刘邦同一批进学校的人也该升升职了,但韩信始终没能得到这个机会。其实细说起来也是有些缘由在里头的。
  据说在刘邦还不是校长的时候,组织了一次教师聚会,席间刘邦韩信两人都喝多了,吵着闹着非要在包房里玩跳山羊,张良几个人拦也拦不住,干脆就不理他俩了,权当两个疯子耍酒蒙。但没想到刘邦刚弯下腰韩信就是一个标准的上马姿势跨了过去,撑着刘邦的腰使劲往下一按就飞上了桌,叮叮咣咣砸碎了不少东西不说当时就给刘邦疼得坐地上了,最后还是萧何陈平给刘邦抬回了家,张良领着韩信去前台结算赔偿数额。
  如果事情仅仅是这样的话,刘邦倒不至于记恨韩信那么久。
  饭局过后在家修养了一个多星期的刘邦拖着残疾的下半身来学校上班,刚进校门就看见了同年组的樊哙老师。
  樊哙聚会那天有事没去上,自然也就不知道发生了,看见刘邦这样樊哙心里也纳闷,好好的人吃个饭回来怎么就残疾成这样了?但他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直接问,只能换了个委婉点的问法:
  "刘主任啊…您这是,摔哪儿了?"
  刘邦被樊哙这么一问立马就想到了韩信。"还不是韩信那个犊子,我他妈…诶哟……"
  刘邦站着都费劲,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一跺脚更是疼得他把嘴里的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于是樊哙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扶着他进了办公室。
  放学后准备下班的樊哙又遇见了韩信,本着关心同事的心理相当委婉地问了他刘邦的腰是不是他弄的。韩信脑子比别人直,想都没想直接爽朗地应了声:"那天我俩都喝多了,就干了那事,谁知道他腰这么不好,还非得和我玩。"
  樊哙:"……哦。"
  一传十,十传百,不出三天全校老师都知道刘邦韩信睡过了。
  得知消息的刘邦气得火冒三丈,不管不顾把韩信喊到了办公室,啪的一拍桌子刚准备开口骂就被站身边的张良和陈平踩了一脚,刘邦被这么一踩立马反应过来是在学校,要是在学校打起来怕是对自己风评也有影响,索性缓了半天扯出个极其勉强地笑容跟韩信寒暄了几句有的没的就又把他打发走了。刘邦窝了一肚子火也没地撒,梁子也就算是结下了。
  而韩信要闹辞职是在刘邦当校长之后。
  本来几个人都应该一块提拔,但刘邦记仇,对着上头用一套"韩老师年纪小应该再历练几年多攒点经验不然没法服众啊balabala"这样的说辞愣是把这个岔打过去了。所以刘邦成了校长,韩信还是那个教导主任。
  这个仇刘邦一直记得,在他当上校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停了韩信一个月的食堂小灶。在之后那一个月的食堂小灶都格外的香,除了韩信之外的全校老师都胖了三斤,而韩信只能跟着吃学生餐,每天的食谱都是青椒椒椒椒椒椒椒肉丝和西红柿柿柿柿柿柿柿柿鸡蛋,吃了半个月下来韩信的脸都快跟菜一个色了。
  当时和韩信一个办公室的蒯通还教唆韩信去食堂堵着刘邦不让他进,就此来跟他提意见,韩信真的听了,并且做好了去的准备,正巧这一切都被走廊路过的陈副书记听个清楚。所以当韩信雄赳赳气昂昂提前半个小时到达食堂的时候,刘邦已经在大门口搬个凳子嗑着瓜子抖腿了。结果就是韩信的那天午饭和晚饭都没吃上,而且还被刘邦按在食堂看着他吃香喝辣。
  刘邦面前的四菜一汤全是硬菜,韩信就只能坐桌对面瞅着不能吃,偶尔还会被刘邦投向挑衅目光,气得韩信回办公室就收拾东西要辞职,最后还是萧何看不下去了,硬是把他在校门口拦了下来,好说歹说才给劝了回来。因为这件事,韩信的食堂小灶在张良和萧何的强烈要求下总算是重新开了回来,但韩信和刘邦两个人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
  这就是老师们的故事。

评论(8)

热度(50)

  1. |・ω・`)怀戈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