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园有桃·肆

  戏志才还是没来得及看见那一树繁花。
  他走的很平静,在郭嘉怀中阖上了眼,再也没醒过来。
  桃树依旧沉睡着,只有树顶的梢头冒了几个娇小的骨朵,在料峭的风中瑟瑟发抖。
  戏志才生前交代过,如果自己某天果真遭遇不测,希望一切丧葬事宜尽可能从简。曹操了解到这些后沉默了许久,最终决定尊重戏志才的意愿。
   戏志才的灵堂就设在他的房间里,几条丧幡草草的挂在灵棚外,玄色的灵柩静置在堂内。
  季春的雨还带着些绵绵的凄冷之意,如丝般织成一片灰白的纱,盖在郭嘉的肩头。他在雨中站了许久,将手中含苞的桃枝放在了戏志才的棺木上便转身离去。

  戏志才早就知道自己过不去这个冬天,临去的前几天他便如实的告诉了郭嘉。
  "奉孝,你听某说……若是某离去的七天内这桃树开了花,你便将这个红绳埋到树下……"
  当戏志才气若游丝地说出这些时,郭嘉眼底打转的晶莹已经夺眶而出,他颤抖着攥紧了戏志才的手贴在自己脸侧,但戏志才已经连替他拭去泪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凭他的泪水在被褥的锦面上晕开一片片水痕。

  戏志才头七的那天,桃树才开了花。
  明明前一天还是光秃秃的枝头,毫无征兆的一夜间绽满了花。
  一切就如同冥冥之中注定好了的。
  郭嘉仰头看着满树芳华,熹微的晨光倾泻而下,沐浴在光中的花瓣隐隐的透着红玉般温润的光泽,远望过去煞是好看。
  花确实醉人,但还是少了点什么。
  少了什么?郭嘉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少了那么几分应有的灵气。
  红绳最终随着几片花瓣一起埋入土中。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