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邦信/平良]美术馆的注意事项·叁

  “诶诶诶,子房你那个小本本借我瞅一眼,我好看看咱们接下来该去哪做啥啊。”刘邦伸长了脖子顶着一头紫毛咋咋呼呼地在张良的视野里乱晃,最终张良被烦的不行,回手一巴掌把书糊在他脑门上推开了。

  ……简直无情。刘邦被不轻的力道拍的险些眼冒金星,心里暗自揶揄着。

  张良头都没回,一脸严肃的盯着扉页短句下刚浮现的两行字,试图从中分析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天堂相映的建筑

                         输给木头人的女郎

 

  这种意味不明的语句像极了热恋中的情侣互通的暧昧信息,莫名其妙意喻搞得你一头雾水,离真相永远只差那么一点。反正就是没有说人话的时候。

  身后刘邦和韩信还在勾肩搭背不知道在讲些什么,倒是陈平始终跟在张良身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着书上的句子,而张良也没有推开他,由着陈平凑过来,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交换着意见。

  这一切韩信都看在了眼里,撇撇嘴扯着刘邦头发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

  “嗨嗨嗨,刘邦,那个陈平咋跟咱们子房走那么近。”

  刘邦被扯得吃痛回了韩信一个大大的白眼,但一听他这么说立马把目光移到前面的两人身上,过了半天仿佛有什么重大发现一般狠狠薅了韩信的长发,顾不得韩信疼的呲牙咧嘴附在他耳边压低声音:

  “张小天才咋就没揍他,我刚才凑过去就被他用书照脑门拍了一记。”说罢还于心不甘地指了指刚才被拍的位置。

  韩信憋着笑瞅他一眼,清清嗓子装模作样的拍拍刘邦肩膀:“竹马不如天降,说不定子房好的就是这口,你跟着操什么……”韩信话音未落就被刘邦照后脑勺啪的一巴掌拍了过去。

  “你他妈能不能洗洗脑子?我担心这个人对子房图谋不轨,你忘了上个月子房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被人家当女的抢了?要不是萧何碰巧看见了说不定连色都劫了!”刘邦提及这件事的时候仍旧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被他这么一说,韩信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俩人抱着错杀三千不放一个的心理加紧了脚步,有意无意的靠近张良挤开陈平。

  “子房,你瞅这走廊的画,还挺好看的啊!”“是啊子房,话说回来你本上写什么了也让我们两个看一眼,众人拾柴火焰高嘛。”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唱着双簧,全然没注意到张良逐渐沉下来的脸色。

  他俩的小动作都被陈平看在眼里,转头抬手掩去唇角笑意轻咳几声看向别处。

  另一边,张良被他俩烦得要命,本来快要理好的思路瞬间被打乱,火噌的就上来了,把书交到了正在纳闷的韩信手上,笑眯眯地伸手捏住他和刘邦的后颈,用力往前一甩,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两人头碰头磕个实诚。

  这下撞得不轻,趁着他俩晕头转向的功夫张良重新从韩信手中抽回了书,自顾自的向前走着,陈平见状摇摇头跟了上去,经过他俩时还轻叹口气。

  人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竹马的地位受到了动摇。

  陈平这小子,上辈子一定是一只狐狸,还是那种大尾巴狐。刘邦和韩信对视一眼,得出了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结论。

  “这个语句可能是指引我们前往某处?但是这给的线索未免也太牵强了吧,‘天堂相映的建筑’听起来倒更像是一幅画的名字。”陈平搔了搔头向张良投去了征询意见的目光,而这番话似乎点醒了张良,摸索着从兜里掏出一只笔将手中书翻到空白页,认真地记着什么。

  陈平看了看张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最终选择了沉默。

  笔尖在纸页上飞快的划动,最终张良在“天堂”“双”“镜”这三个词上着重画了几个圈。

  几个人心照不宣凑到了一起,张良点着那个字简单的向他们解释了自己的想法:“开始我所想的方向是与镜子有关,但是我忽略了“建筑”这两个字。方才陈平所说提醒了我,这个提示很可能暗指的是作品本身的名称而不是真实相映的某种事物。等下我们多留心周围的画,就目前来看带有这两个字的作品是可能性最大的。”说罢又指了指那两个字。

  “提示所指的建筑,应该是指楼或者塔。从这个美术馆的作品风格来看,绝不可能出现大厦这种现代化建筑的。但是……”张良说道这儿的时候顿了顿,啧了一声在“天堂”上又圈了几笔。“如果说这个是指作品地点的话,那……我实在是找不出合理的解释。”

  刘邦拍了拍张良的肩,抬手揉了一把张良蓬松的卷发道:“张天才,你已经够努力了,就先按照你说的来,剩下的东西咱们慢慢想,早晚有想出来的时候。”

  张良少有的没有因为刘邦弄乱他的发型而生气,将笔重新收好自顾自的顺了几下,刘邦冲着张良扯出个笑容,侧头颇有挑衅意味的看了看陈平。

  小孩子心性。陈平在心中暗自感慨一句。

  几个人一路都在留意着作品名称,刘邦一边看画一边信誓旦旦地讲等自己逃出这个鬼地方之后一定要请几个人下顿馆子好好庆祝。沉闷气氛被刘邦的俏皮话打破,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一直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当面对着T型的岔路口时,几个人重新沉默下来,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张良。

  张良显然也在思考,蹙着眉头犹豫不决。

  天堂到底指的是什么?向左还是向右?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韩信像是想到了什么,抓着张良胳膊晃了晃指向了左边那条路。“子房,我觉得走左边准没错。”

  几个人一愣,被韩信这么一说,比起接下来要走哪边他们更想知道为什么“天堂”指的是左边。

  韩信看着他们都是这样的反应明显有些愣住了,过了半天才犹豫着开口:“呃,你们没听说过有个梗叫‘天堂向左,战士向右’吗?”得到的回应是清一色的摇头。

  “你们没玩过WOW(魔兽)?”依旧是摇头。

  “……”这回轮到韩信沉默了。

  “虽然这种无厘头的解释无法令人信服,但还是向左走吧,总比杵在这儿干等着好。指不定重言这次说对了呢。”张良先一步打破了沉默,看了看身旁的刘邦和陈平。几个人交换一下眼色,最终决定听从韩信的走左边,用刘邦的话说就是“这小子难得用脑子想问题,说不定能瞎猫碰上死耗子呢。”

  说出这句话之后刘邦很理所当然的被韩信用巴掌好好感谢了一下。韩信的手劲可比张良大多了,刘邦这回真切的感觉到眼前冒金星了。

  见着陈平憋笑憋得辛苦,张良无可奈何地一摊手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

  当他们真的在走廊深处找到一副挂在墙上名叫《双塔》的画时,韩信心中的骄傲与喜悦都要写在脸上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张良在看见韩信笑得一脸灿烂的时候深刻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陈平小心翼翼的摘下这幅画,果不其然在画背后的墙上寻到了一处暗格,里面有一块巴掌大小的拼图碎片和一个开关。

  突如其来的成功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一番雀跃之后几个人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比起在原地休息,倒不如趁此一鼓作气把第二块拼图也拿到手。抱着这样的想法,刘邦走过去坚定地扳动了开关,随着轻微的“咔嗒”声,墙面稍稍转动,刘邦上去一伸手便轻而易举的推开了。

  想到这堵墙后面还有什么未知的考验在等着他们,韩信便迫不及待的径直推了墙走了进去,三个人紧跟着韩信也进入了房间。

  刚进去没走几步刘邦就撞在了韩信身上,刘邦这么冷不丁一停张良直接撞在了他后背上,陈平则撞在了张良身上,几个人差点没摔一起去。

  刘邦站稳了脚刚想质问韩信就发现那人一副受到了莫大惊吓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房间墙壁,刘邦看看他嗤笑出声,转头循着目光看去,顿时笑不出来了。

  张良揉了揉脑袋从他俩身后探出头望过去,同样被震惊到说不出话。

  陈平则被堵在了门口处,根本看不见眼前情况,只得扯了扯张良衣角轻声询问,张良没说话,侧身给陈平让出一个空当,陈平这才向前挤了挤看清了屋内究竟是些什么。

  一个大到令人发指的房间内,每面墙上中下三排都挂满了同一副画,粗略估计少说也得有千八百幅了。

  气氛瞬间凝固。

  不知过了多久,韩信艰难地从紧闭的唇缝里蹦出了两个字:“我靠。”

  刘邦怔怔地呆立在原地,半天才说了一句话:“这是让咱们玩找茬啊。真,刺激。”

  ……陈平和张良感觉脑袋嗡地一声就大了。姑且不说脑力够不够用,四个人看一圈下来眼睛都有瞎掉的可能。

  刘邦和韩信已经有些自暴自弃的蹲在了地上,陈平显然也有些接受不了眼前事实,有些烦躁的抬手一遍遍的理顺着额前碎发,张良则找了个靠墙的地方坐下,咬着笔杆一遍遍分析着看似毫无意义的句子。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让自己一行人在这些画中挑出一个与众不同的,而问题就在于要找的这幅画是怎么个不同法。

  输给木头人…竞技…木头人……是指123木头人?

  在这种游戏里输掉的原因就是动了。那么输给木头人的女郎,所指的就是……会动的画像?!

  张良眼前一亮,从地上猛地起身倒是把另外三个人吓了一跳,解释过后四个人便进行了简单的分工,一人负责看一面墙,这样下来也比四个人聚在一起看能省下不少时间。

  找到了方向自然是好办许多,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是有很大难度的,看到一半几个人就觉得眼睛有些发花,每一幅画看起来都是动的。

  刘邦望了望三个筋疲力尽的人,转头注视着面前画像许久,眸底涌动的戾气转瞬即逝,随即抬手打个响指。

  “子房,我这面墙从左往右数第十一排中间那幅画会动,你们过来看看吧。”

  张良揉了揉发胀的眉心重新戴上眼镜,跟着另外两个人走过去半信半疑的取下了画像,摘下的刹那一个白色的物件便掉落在脚边,捡起来细看果然是拼图碎片。与此同时张良手中的书泛起一层淡金光芒,下一块拼图的线索也出现了。

  这次的线索倒是意外的直接,很清楚的交代了迷宫了位置并且指出迷宫中藏着第三,第四块拼图。简单明了到让人觉得不安。

  张良摇了摇头合上了书,跟着他们从房间暗门走了出去。合上之后没多久,纸页便闪烁着出现了一行字。

 

                       『小心画中人

 

  离开房间的路上韩信还在问刘邦是如何看出来的,而刘邦双手枕在脑后咂咂嘴过了半天才慢悠悠地开口:“可能是她觉得我长得太帅了,就冲我抛了个媚眼。”

  韩信瞬间觉得自己就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迷宫并不难找,几个人没绕多久便寻到了这个房间。暗灰的色调使得整个屋子散发着死气沉沉的气息,触手可及的天花板更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尽管他们一点也不想进,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踏了进去。与其在这里犹豫不决,倒不如早点找到拼图离开这里。

  而这个房间里迎接他们的只有冰冷的墙壁以及绕不清的路。

  就当他们心灰意冷的时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原本松懈的神经立刻警觉起来。几个人顺着墙壁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行,但最后发现发出声响的是一副花朵的画,而声响正是画中藤蔓向外延伸时所发出的。

  绛红的花瓣鲜艳的仿佛能滴出血,暗绿色的藤蔓以画幅为中心向墙壁四散扩去,远望上去像一片巨大的裂痕。

   “《深妒之花》……?发出声音的就是这幅画吗?”韩信凑了过去准备仔细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名堂,刚凑上跟前就听见一声划破空气的闷响,一条藤蔓直直钉在了他脸侧的墙上,韩信躲闪不及被上面的刺擦破了脸。刘邦见状一个手疾眼快扯着韩信拽到身边,陈平猛地把张良拉倒自己身边护住,转眼的功夫脚下地面被大量的藤蔓破开,在几个人之间生成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

   “好险,差点就要我的命了……这是什么玩意?!”韩信用手背抹去了脸上滑落的血珠,试探性的用脚踢了几下藤蔓,却发现这些藤蔓是石制的,凭自己的现有的力量竟无法伤及分毫。

  眼下他们面临的问题又多了一个:如何才能破开这些碍事的藤蔓。

---------------------------------

3.禁止携带钢笔等物品,以免无意中对展品造成污损。

评论(2)

热度(25)

  1. |・ω・`)怀戈呀。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三章和遥遥无期的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