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落烛花

♢时间线为魏无羡身殒后,重生前的这段空白阶段。
♢掺了个人臆想设定。

    橘红的暖意灼透层层暗色,破开眼前混沌,五感逐渐复苏,不算清晰的感知徐徐融进魏无羡的四肢百骸,他试探性地动了动指尖,坐了起来。

    魏无羡心道,这是到中元节了。

    每年也就趁这个时候,才能借着点微弱的光亮看看外边什么样,这点规律还是在他死了三四年之后才摸出来的。也只有这时,魏无羡灵台方得清明几瞬,复而回神,心生暗叹。

    哦,人间又一年了。

    星点暖光浮在空中忽明忽暗,像极了儿时他跟江澄在草丛里捉的萤火虫。魏无羡初见它时便知,这东西是叫他跟着走。

     他曾随着暖光去过熙攘的街市,听当地人扯着不熟悉的口音侃家常,而后同几个逐闹的垂髫小儿迎面相撞,倏地透体而过。也曾随一酒过三巡的醉翁同舟泛游,展目万山磅礴,千河环抱迂回,间或听得两声猿鸣悲啼激荡空谷。

    潜意识里,魏无羡始终是在期待着些什么的。他盼着有朝一日能回到熟悉的地方看上一眼,也算了了最后一桩心事,可惜始终未能如愿。

    后来魏无羡才知道,那光是人间放逐的河灯。

    之所以每年见到的景色大相径庭,不过就是因为总有心善的人家愿意给孤魂野鬼放两盏灯,而魏无羡就是被河灯引来的孤魂野鬼。

    他还记得当年在莲花坞给先祖们放灯的时候,随手掬了捧水掸在江澄身上,笑嘻嘻地对他说,将来等我死了之后记得每年都给我放个大河灯,好看。江澄白了魏无羡一眼,骂他净会挑不吉利的时候说不吉利的话。

    每每念及此处,魏无羡总是愿意自讽一番。好个乌鸦嘴,叫你乱说话,一语成谶吧。

    魏无羡双手相扣交叠枕在脑后,一脚踢在停着只蛐蛐的草杆上,无名阴风惊得那虫儿蹦起老高,连着吓到了旁边正专心致志捉蛐蛐的小孩。

    他心想,要是能托梦,他铁定去找江澄。梦里再撒他一身的水,求他给自己放盏大河灯。

    但是转念一想,江澄八成是不愿再见到他,与其讨个无趣,倒不如盼着莲花坞每年放河灯的时候能有一盏无名的被自己撞到。

    魏无羡唇梢一提,哼着绵软的小调消散在夜幕里。

    他太想回去瞧瞧了,一眼就好。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