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邦信/平良]美术馆的注意事项·壹

  

 “我说子房啊,你还真准备去这个什么艺术展啊。”

  刘邦趴在上铺百无聊赖的从床上探出半个身子看着下铺青年手机上的界面,眼角余光时不时瞥着那人,试图从对方脸上捕捉到什么转瞬即逝的情绪,被称作子房的青年则目不转睛的浏览着一条条信息,当刘邦以为他晃神刚准备将手伸出去的时候张良这才低低应了一声算做回应。

  “这周末下午就去。”张良抬手摘下金属丝边的眼镜揉了揉发酸的眉心。

  一旁戴着耳机玩得热火朝天的红发青年完全没有理会他俩都说了些什么,终于在屏幕上蹦出一行『Game over』的时候才悻悻的一把扯下耳机摔在床上,抬眼看了两人均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抢先一步开口。

  “刘老三,子房刚才说想去什么地方就陪他去呗,多大点事,至于在这儿犹犹豫豫的吗?”

  刘老三是刘邦家里双亲及几个兄长喊他专用的称呼,身为家里的老幺,刘邦很理所应当的被他们这样称呼了十几年。直到有一天刘邦家里来电话的时候手一抖按了免提,一声惊天动地的“刘老三儿”响彻了整个宿舍,当时笑得韩信手机都没拿住直接砸在了脸上,从此“刘老三”这个名也成了他们宿舍对刘邦的专用爱称。

  刘邦为此还狠狠威胁了韩信,敢说出去就趁半夜剪了他的长毛。每次刘邦这样说的时候张良总会用关爱智障的眼神打量他们俩。

  “倒也不是不能去,只是这大热天,在宿舍吃点冰棍睡个午觉不好吗?”刘邦显然被韩信的一席话激得有些恼火,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转头看着张良。“子房,你要是真想去咱们就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估计还能顺便去蹭个空……感受一下艺术气息和氛围。”

  就这样,三个人一拍即合决定好了周末吃了午饭就去看艺术展。

  夏日的午后既闷热又黏腻,灰蒙蒙的云层将天空笼罩,光是看着就压得人透不过气。看起来马上就迎来一场暴雨。

  临出宿舍之前韩信少有的嘱咐了一句各自带伞,刘邦为此还揶揄了一番,于是两人跟个幼稚园的小孩一样斗了一路的嘴,张良对此置若罔闻,除了不时回头提醒几句跟上之后就没再理过他们。仨人走了好一会,总算是在张良的带领下来到了目的地。

  进了美术馆几个人发现来参观的游客并不多,星星零零的也只有几个人踏着绒毯走来走去。

  张良从咨询台拿了本观光指南,寻觅了半天最终决定从一楼主展厅的三维街头地画开始看起。

  杂乱无章的线条与沉郁的色彩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海底轮廓,一只叫不上名的深海鱼张着血盆大口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比起其他的作品,这幅画已经立体到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程度。

  “《深海之世》?这名起的也够怪了,子房你说呢?”韩信看着一旁指示牌上的介绍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他实在是对这些东西打不起什么兴趣,顶多走马观花瞅上几眼就算看过了,而刘邦一边打量一边漫不经心的点头附和。张良若有所思的盯着看了许久,半晌摇了摇头说了一句:

  “艺术家的世界是我们无法涉足的,作者这样精心的布置这幅画想必也是有他的意图,走吧,去看下一个展馆。”

  见着张良都这么说了,韩信一把挎上刘邦兴致勃勃的就奔去了下一个展厅。一圈看下来倒也有不少令人赏心悦目的作品,刚才的《深海之世》与作者平时所作之画相比反倒有些格格不入。

  当看过二楼的最后一个展厅,几个人准备折返回到一楼结束这次美术馆之行时,刘邦眼尖扫见了走廊末端有个不起眼的小展厅,只是这个展厅既没有点灯也没有指示牌,入口前还挡了一排绳栏杆。

  大部分的游客看到这儿都会离开,而刘邦偏就搞特殊,暗搓搓的怂恿起身旁俩人去一探究竟。张良本来不想去看,被他一番话说得起了好奇心,而韩信也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于是几个人达成了共识。

  就看一眼,不碰作品不出声,谁知道我们来过。

  也许里面有什么镇馆之宝也说不定。

  展厅意外的小,没几步就走到了房间正中,韩信刚想打开闪光灯照明就被张良制止住,用张良的原话说就是“闪光灯会对作品造成损害”。而刘邦借着手机屏幕的荧光摸索着打开了展柜的灯,昏暗的橘黄色灯光在狭小空间内柔和铺开,几个人这才看清这究竟画了些什么。

  一只火红的狐狸阖着眸子趴在一张灰色的大床上。

  整幅画的色调并不算阴暗,但无形之中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我觉得比起楼下的那幅画,这幅画更让人觉得背后一股恶寒。”刘邦怔怔地看着画,转过头准备询问两人的意见时发现他们脸上的神色都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韩信率先打破了沉默,摆了摆手。“走吧走吧,看也看完了,再待下去一会保安该……”

  话音未落,灯光突然开始不停的闪烁起来,回过头时发现走廊的白炽灯也在诡异的闪动。

  “见鬼了,快走。”刘邦心中暗骂一声扯着俩人关了灯撒腿就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个挂有狐狸画像的展厅。

  灯光闪烁的频率逐渐变慢,一切又趋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飞似得离开了刚才那个鬼地方,几个人重新回到了一楼主展厅,张良甩开了刘邦的手,站在原地不停地喘着气。就在这时他注意到,美术馆的气氛有些安静过头了。

  除了他们三个之外,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咨询台那个标致的礼仪小姐与走廊的那几个中年保安一起不见了踪影。

  “是不是我们玩的太久美术馆闭馆了……”韩信边轻顺着张良的后背边有些担忧的开口说道。

  清场时间是下午五点整,刘邦抬手看了看腕表,表盘上的指针仿佛凝固般停滞在了4:28处。

  他一点也不想把这一切同刚才发生的联系在一起,索性敷衍的应了声。“还有至少半小时,我们能出的去。”

  当几个人发现美术馆玄关大门紧锁的时候,才意识到可能真的遇上不得了的麻烦。

  就算互相埋怨也没有用,毕竟当初看画的时候大家都是达成共识的,在这点上几个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开口提及。

  在美术馆寻找其他的出口是目前唯一的办法,几个人仿佛被什么指引径直走向了三维街头地画的展馆。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气氛寂静到了极点,甚至连鞋底踩在地毯上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在此时最不想看到的《深海之世》就躺在那里。

  本来围着的绳栏杆被人为地撤去了,没了限制的框架,灰蓝色的海水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翻腾涌出地面。

  “不过是一幅画而已,你们俩不用板着脸。”刘邦瞥见韩信和张良似乎在刻意闪避着什么的目光后干笑一声。对于这幅画他自是不愿多看上一眼,但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他觉得有必要来上这么一句话。

  “你看嘛,我的踩在边缘上也没有陷下去,不过是些唬人的视觉把戏。”说着刘邦便伸出一只脚踏上了海水的边缘,没等舒口气说出下句话,脚踝就被画中伸出的无数线条缠住向画中拉去,于此同时边上两人一愣慌忙伸手去拽。显然他们低估了这些东西的力道,张良一个重心不稳摔了过去,韩信也连带着一起掉了进去。

  在一片混沌之中挣扎许久,他们摔在了一个陌生的走廊里。

  刘邦最先下来的,摔得也是最惨的,肩胛骨直直磕在地上硌得生疼,当他撑着墙壁揉着肩膀的时候又被身后的一幅画砸个正着。

  张良和韩信也没好到哪去,摞着摞掉到地上,半天才晃晃悠悠地起身帮刘邦挪开了画,好奇心驱使着三个人看向画布,当目光聚集在一起时却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一片空白。

  几个人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末了还是张良心细,看见了画框右下角有一块似乎是写着作品名的标签,只是当他们试图看清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时发现上面的铅字早已模糊到无法辨认。

  “罢了罢了,算老子倒霉,没事瞎乱逛能掉下来还被画砸到,要是能出去我一定先买几张彩票再说。”刘邦拍了拍身上的灰愤愤地长叹一口气。

  “时运不济,走吧刘老三,咱们没时间陪你在这儿感慨人生,有什么事等着出去再说吧。”韩信将画框抬到一边侧头看向张良,走过去拍拍他的肩,扯出个笑容开口道。“子房,不管怎么说美术馆也是你带我们来的,你说走哪咱们就走哪,我就不信咱们三个走不出这破地方。”


-----------------------------------

1.请勿在馆内奔跑、嬉闹或者是躺卧。

评论(5)

热度(40)

  1. |・ω・`)怀戈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