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青莲剑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的那天晚上,工部琴悄声拾起了桌上沾满了酒液的利剑,拿着丝帕小心翼翼地拭去了污渍,浅尝辄止的落下了一个吻。
   青莲剑对此一无所知,就像工部琴不知道青莲剑每夜都会躲在庭院角落听他弹琴,私底下为他奏过的每首曲填了词一样。
   他愿意看他一双桃花眼里噙了醉意,握着剑和着琴曲肆意放歌,桀骜洒脱的模样。
   他也愿意看他焚香抚琴时,葱白指尖划过琴弦,睫羽低垂眉眼含笑,轻声吟诗的模样。

评论(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