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戈呀。

自娱自乐才是主业。

琐事

#现代同居paro

#编辑邦x作家良

#随手产物懒得起名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系列产物


 

   张良是个很怕热的人。

   每年的夏天对张良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只要他一出汗,那头蓬松的自来卷就会湿哒哒黏在他的颈后,这种闷热的感觉让张良烦躁到了极点,而常年蜗居在家的他又不愿意出门理发,所以每次写作的时候张良都是把被汗水浸成绺的头发重新散开便不再去理会。

   今年的夏天不赶巧,公寓的空调出了问题,彻底罢工了。

   卧室四敞的窗户并没有带来多大作用,偶有吹进来的风也是灼人的热浪,张良捧着笔记本电脑窝在床上拿着扇子不停地扇风,屏幕上的文档一片空白。因为热而导致没有心情和灵感写作,写不下去就会更加烦躁,更加烦躁的后果就会变得更热。

   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变成恶性循环了,刘邦看着趴在床上无精打采的张良这样想到。

   隔天午睡刚醒的时候,张良迷迷糊糊间就发觉后颈处粘腻的感觉消失无踪,反而透着丝丝的凉意,他下意识地摸过去却触到了一个发绳,以及被发绳拢起来的辫子。

   他起身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微长的卷发被束起之后从视觉上就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而金色的发绳上还挂了一个精致的铃铛,稍稍晃头的时候还能听见清脆的声响。

   厨房的桌子上摆着一盘切好的西瓜,旁边还带着一个猫咪形状的风扇。张良揭下了贴在风扇上的便笺,上面是他最熟悉不过的笔迹。那个人的字体就跟他本人的性格一样,看似凌厉的笔锋中透着肆意张扬的意味。

   便笺上面这样写道:

   子房,西瓜我已经切好了,醒来的时候记得吃一些。去精品店买风扇的时候恰巧看见了这个发绳,觉得配你一定好看,所以就买来给你扎上了。

   张良随手将便笺放在桌上,正端着西瓜想要回卧室的时候,看见了下面的附带的一行小字:

   Ps:给猫咪配上铃铛一定会相当可爱

   看到这时的张良倏地红了耳尖,将那张便笺毫不留情地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等到刘邦深夜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是在床上吹着风扇已经熟睡的张良,金色的发绳依旧束着有些凌乱的卷发。

   那根发绳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即便日后张良剪了头发也没有将它扔在一边,而是一直戴在了他的左腕上。


评论

热度(23)